您好,欢迎来到 i 北方网官方网站!
  • 登陆企业邮局
  • 返回首页
  • 加入收藏
  • 手机站
####.##.##
i北方网官方账号
当前位置:首页>深度

深度 | 种子危机与背后惊心动魄的暗战!

来源:www.xwzhw.cn  发布时间:2021-09-14  浏览:52248  字体【 【关闭】
 
第一部分:8000多年的养猪国家, 98%的种猪需要进口
第二部分:国产的按斤卖,进口的按粒卖
第三部分:中国的种子企业到底有多弱?
第四部分:种业巨头孟山都是如何帮助美国制霸全球的
第五部分:为什么中国种子现在还有较大差距?
2017年6月13日,1080头猪从美国芝加哥乘专机,飞行20个小时,抵达昆明长水机场。
这1080头猪,不是我们买回来吃的,它们是曾祖代种猪,价格3万元一头,买回来是专门生猪仔的,培养“下一代的”。
这些种猪地位可不一般,除了乘坐专机,下飞机的时候,买方集团董事长、副总裁悉数到场迎接。
像这样的一幕,在中国几十个省份,几乎都在上演,不为别的,只因为我们本地没有这么优秀的种猪,只能进口。
很遗憾,一个养猪8000多年的国家,大量的种猪需要进口。
可能有人奇怪猪和种子这个话题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不管是家禽、水果、蔬菜、粮食,都需要 “种子”,不然怎么繁衍?怎么种植?
可能还有人疑问,用自己家的猪生猪仔不行吗?为什么要用别人的种猪?
首先,外国的品种太优秀了,进口的种猪甚至称为“猪芯片”。
因为繁殖能力更强,我们的种猪一年出栏生猪14头左右,而国外的可以出栏20头左右,比我们多了30%。
此外,部分优良的种猪还具备出栏时间更短、体质更结实、生长更快、饲料利用率高等特点。
对于养殖户来说,引进国外品种取得的经济效益会更好。
而且,种猪也是是有工作时间的,不能从生到死一直生仔,到一定时间就得淘汰换新。一般公猪2~3年、母猪3~4年淘汰。
所以,导致一直要进口种猪。
当然除了种猪,中国的种鸡、种牛、种鸭,很多都依赖进口,而且部分品种是严重依赖进口。
中国的祖代鸡,像白羽肉鸡、黄羽肉鸡几乎全靠进口,大型超市,饭店,用的都是进口繁育的品种,可能农村自家养的可能除外。
直到2019年,中国才研发出第一个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白羽肉鸡新品种。
再比如说北京烤鸭,也很多都是英国樱桃谷鸭。
“樱桃谷鸭”在英国被称为Pekin Duck,也就是北京鸭,因为他的品种本来就是北京土鸭。
但是很遗憾,北京土鸭需要从外国进口。
1873年,美国人把北京鸭蛋带到北美,然后传入了欧洲。
英国人嫌北京鸭太肥太油腻,在一个叫樱桃谷的地方经过几十年遗传选择实验,培育出了生长速度快、肥肉率低的鸭 “樱桃谷鸭”。
这类鸭子现在全球每年销售30亿只,稳居世界第一。
进入中国是在1991年,撒切尔夫人访华,中英两国开展了一系列合作项目,其中一个就是养樱桃谷鸭。
“樱桃谷鸭”长得快,吃得少,还不腻,很快就成为了北京烤鸭、南方盐水鸭、板鸭的原料。
北京只有极少数餐馆会选用纯种北京鸭,其他90%以上都是樱桃谷鸭。
在这种关键技术上,外国公司都是高度一致,樱桃谷鸭不卖给中国纯种,只卖祖代种,单价是北京鸭的10倍。
解释一下这个祖代关系,樱桃谷鸭分为4个代别:曾祖代、祖代、父母代、商品代。
这里面有很多生物遗传学知识,反正就是,越往上越纯正,价值越高,曾祖代毛利率可达60%以上,但中国只能买到父母代的,然后孵化出商品鸭,再送到我们嘴里。
直到2017年,中国收购了英国樱桃谷农场100%的股权,但是呢,虽然鸭子的问题解决了,可我们缺的可不止是种鸭这一项。
还有一个跟家禽息息相关的东西,几乎也可以说是百分百进口:黑麦草种子,就是动物吃的一种青草,最优质的放牧类饲料,很多公园绿化和高尔夫球场都用的是这种草。
在中国的农作物进口里面,最多的就是黑麦草种子,然后就是蔬菜种子。
就拿蔬菜来说,中国的蔬菜品种自主率为87%,听起来觉得很不错,但蔬菜是一个大种类,有上百种品类。
这个数据也是最近几年才逆转过来的,十几年前,全国蔬菜之乡山东寿光,有30多家国际种业巨头,洋种子占据了寿光60%的市场。
韭菜、白菜、黄瓜、辣椒、萝卜等,基本上都是以国产品种为主导,但还有部分依赖进口。
还是部分需要进口,是因为我们不是没有自己的品种,而是我们的品种没有国外的优秀,竞争力不够。
一些我们在超市里面看到的品相好,口感好,也卖得更贵的蔬果,都来源于进口种子。
散农无所谓,自己随便种点一吃,不会有那么挑剔,但商业化的大型农场还是会中西混用,很难拒绝国外品种。
尤其是大棚农业,进口依赖度非常高,青花菜95%靠进口,西兰花80%靠进口,甜菜95%靠进口,胡萝卜、菠菜、洋葱90%靠进口。
水果小黄瓜进口荷兰,生菜进口美国,萝卜种子来自韩国,菠菜来自欧洲,胡萝卜来自法国,菠菜来自德国,西蓝花来自日本,辣椒来自以色列。
这些进口的种子,品种确实好,生长效率也高,收益也更大,像以色列的辣椒,国产的可以收2茬,他们可以收3茬,直接多出了一倍。
但问题就是贵,一公斤日本甘蓝种子6800元、一粒进口番茄种子15元、胡萝卜种子每罐1.2万元,荷兰甜椒种子每公斤18万元,没有打错数字,就是18万元。
日本进口的西兰花种子,2015年一袋3500元,2016年涨到6500元,今年已经涨到了2万元一袋。
真就是大家说的:国产的按斤卖,进口的按粒卖。
蔬菜、花卉、草种这些种子国产化之所以差,是因为早年中国种子都是小作坊经营,市场化低,又因为开放的早,外国种子大批量进入中国,种植户习惯了,企业也就懒得研发了。
看完蔬菜,那中国的粮食是什么情况呢?
三大主粮没有问题,完全自主研发,这个没人敢马虎,中国对主粮的把控很强,所以种业巨头在三大主粮方面没能拿下中国。
主粮种子基本都是国产化,小麦、水稻、油菜、大豆种子100%自给,玉米种子90%国产。
中国的粮食是很充足,但我们餐桌上吃的部分蔬菜或高端蔬果不是中国人自己研发的食物,这是什么感觉。
即使高端蔬果不涉及到粮食安全问题,可带来的后果就是我们脸朝黄土背朝天,但钱都给国外品牌挣走了。
中国现在是粮食大国,但还不是粮食强国。
我们拿倭国举个例子,日本种植面积有限,绝对不算农业大国,60%的玉米和大豆依赖进口。
但日本却是农业强国,主要强势的地方在水果和蔬菜,日本多山地少平原,水果蔬菜种起来方便省地。
日本的种子企业主要研究的就是种苗,向坂田种苗、泷井种苗,收入排全球第八、九位,跟中国最强的种业公司隆平高科是一个水平。
中国的水果种苗,很多都是进口日本。
如葡萄:阳光玫瑰、夏黑
苹果:红富士、王林、津轻
柑橘:丑橘、春见、不知火
柿子:阳丰、次郎
梨:丰水梨、秋月梨
草莓:红颜、章姬
2021年4月,日本出台法令禁止种苗出口,对我们是有相当大的影响的。
日本、韩国,以色列,荷兰这些面积小国,都是以技术实力在农业上制霸,成为成为部分农产品的强国。
这些国家在优质种子的研发上,往往都已经沉淀了百年左右的基础。
中国在改革开放之前,种子都是农民自己解决,今年收完粮食,留一点明年继续种。
1979年以后,种子才开始专业化生产,由政府统一提供。
2000年,中国才启动“种子工程”,但我们要追赶的是发达国家一百多年的发展道路和技术沉淀,这个差距不是一朝一夕能赶上的。
时间起步晚可以理解,不过奇怪的是,中国育种专家数量世界第一,中国农业科研院所数量世界第一,中国农业大学数量世界第一,中国种业论文数量世界第一。
可我们不是“种子强国”,而是“论文强国”,我们的育种科研成果,很多没怎么转化为产业优势。
纵观全球种子市场,60%是种子公司生产的商业种子,已经是成熟的产业化运作了,只有40%是农民的自留种子。
发达国家种子基本上是由私营种子公司提供,而发展中国家的种子,基本上是农民自留的种子或政府部门提供的种子,市场化程度比较低。
中国就是第二种,没有能够和世界巨头过招的企业,看一下这个2020年世界种业公司排行。
拜耳孟山都(德国)
科迪华/杜邦/陶氏(美国)
先正达(瑞士)
利马格兰(法国)
科沃施(德国)
巴斯夫(德国)
丹农(丹麦)
瑞克斯旺(荷兰)
坂田种苗(日本)
隆平高科(中国)
后面的榜单就不看了,反正前二十只有两个纯中国企业,一个隆平高科,一个北大荒。
拜耳和科迪华完全是遥遥领先,一骑绝尘,孟山都2019年被拜耳收购,科迪华是杜邦陶氏合并而成。
排名第三的瑞士先正达,2017年被中国化工集团用3000亿人民币收购,所以现在是中国企业。
中国本土种子企业隆平高科,收入只有拜耳孟山都的1/20,如果没有收购先正达,中国基本上又要被这些巨头宰割。
中国5800家左右本土种子企业,全部销售收入加起来,仅相当于孟山都一家。
2012年,曾任职于孟山都的刘石在去美考察之后感叹:中国种业技术落后世界至少30年。
有多落后呢,拿半导体芯片举个例子,中国芯片经过几十年拼命追赶,现在还落后西方10年左右,可想种子得有多落后。
这样的场面我们已经在芯片领域见识过一次了,而在粮食种子方面后果我们也知道,巴西,阿根廷就是活生生例子。
1996年,阿根廷引入转基因大豆,数年之后转基因大豆就占领了阿根廷99%的市场。
阿根廷每年从中赚取200亿美元,但赔进去的是失去了自己的粮食自给能力。
为了种植大豆,大片森林被砍,以畜牧业著称的阿根廷,牛奶都要从乌拉圭进口。
这样的故事也曾经发生在中国身上。
讲几个让人遗憾的故事。
前面提到的英国樱桃谷鸭、完全进口的白羽种鸡、还有新西兰奇异果,其实都是源自于中国。
一百多年前,一个新西兰技术人员从湖北带走了一粒猕猴桃种子,被新西兰培育出了味道更好的黄心猕猴桃,统治了全球1/3的市场,卖给中国的价格比国产猕猴桃高了10倍以上。
这就是中国曾经面临的一个问题:手握丰富的生物资源,却没有很好的开发利用,这才让别人捡了便宜。
我们眼里的野果杂草,反而成了他们的育种材料。
大豆争夺战大家更熟悉,美国1898年就盯上了中国的大豆,几十年里美国农业部先后数次派人到中国,采集我们的大豆品种。
最后的结果,中国的大豆倒是没有被美国农业部拿走,但被美国企业孟山都拿走了。
最可气的美国种业巨头孟山都,这个公司,全世界对他的评价都是臭名昭著。
1896年,孟山都创建,第一个产品是糖精,虽然糖精专利在德国人手里,但孟山都假装看不见,反正在美国山高路远,就舔着脸抄袭生产,还成了可口可乐的供应商。
发了财孟山都,原则是什么赚钱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没少干。
比如一类致癌物多氯联苯,虽然可以做绝缘油、润滑油,塑料、油漆、润滑剂、杀虫剂的工业添加剂,但对人伤害极大,会导致病变。
孟山都全球到处卖,导致了日本1684人中毒,生产这种原料的美国安妮斯顿镇,成了死亡小镇,2000多居民体内的PCB含量超过正常人至少200倍以上,大批大批的人生病中毒变异。
直到2001年,多氯联苯被全球禁止,孟山都才停产。
孟山都还搞出了一种落叶药剂,就是大名鼎鼎的“橙剂”, 含剧毒物质二噁英,它是全球销量最大的除草剂,可以杀死一切绿色植物。
越南战争中,美军为了对付藏身在丛林武装人员,采取“牧场行动计划”,用飞机喷洒橙剂,所到之处寸草不生。
整个越战期间,美军投放了2.1万加仑的橙剂,覆盖14%的越南国土,400万人深受其害,连美国军人后代都产生了中毒病变。
除了这两个,孟山都还搞过杀虫剂DDT,这种农药会通过食物链在生物体内聚集,导致自然界生物被毒杀。
在美国农民和全世界的抵制下,孟山都才开始转型农业生物育种公司,但还是用的非人手段。
他们研发了草甘膦除草剂,这是一种非常猛的农药,一瓶下去,寸草不生,连庄稼都能一起除掉。
为了保住庄稼,孟山都把“矮牵牛”的基因植入大豆、玉米、棉花等作物中,研发了转基因作物,这样一来,就只有孟山都的种子能够生存下来。
这样搞得目的就是垄断,控制全球粮食。
用了孟山都的农药,就只能用他们的种子。
美国农业部一看,如此牛逼,1994年直接批准了转基因大豆,2年后成功上市,到了2008年,美国有9成以上的大豆都是孟山都的转基因大豆。
为了垄断,从1995年开始,孟山都收购了十几家大型种子公司。
还要求农民购买种子后,不能留种,意思就是必须每年从孟山都购买种子,为了防止农民私藏种子,会雇佣一票前CIA或FBI人员天天追查,然后打官司。
甚至于美国政府和孟山都,一直在秘密研究一种终结者技术,让所种出来的植物,不会开花、不会传播花粉,只会结出果子,以此来控制全球作物。
2000年,孟山都顶着全球种子巨头的身份访华交流,临走之时,搞到了一颗野生的大豆种子。
然后,中国野生的大豆却被孟山都研究透了。
孟山都对这颗野生的大豆,进行了详细的研究,提炼出了“多产基因”和“抗病毒基因”,在此基础上开发出了产量更高、出油率更高,抗疾病的转基因大豆。
还在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注册了64项相关专利,卖给中国还反要巨额专利费。
美国靠着孟山都的转基因技术,控制了巴西、阿根廷,改变了玉米和大豆的世界贸易格局。
孟山都当年也想进攻中国,但几次尝试都失败了。
其中有一次,1992年,黄河和长江流域棉花产区发生棉铃虫灾害,减产了80%。
孟山都笑眯眯的拿着转基因棉花种子来中国推销,条件有三个:1000万美元的专利费,买种子单独付钱,卖的利润还要分去50%。
前后赚走了三笔钱,但没办法,中国只能忍着买,孟山都轻轻松松用2年就拿下了中国93%的市场份额。
后来,朱镕基总理知道这件事以后,指示攻关,最后中国农科院生物技术所做出了自主知识产权的转基因抗虫棉。
击退孟山都的过程用了11年,到2008年中国自主棉花占93%、孟山都只剩7%,灰溜溜的退出了中国市场,转向印度。
印度就没这么幸运了,孟山都以高于24倍市场的价格收购了印度最大的种子公司,几年之后,转基因棉花占据印度95%的市场,印度一跃成为第二大产棉国。
这样印度人民开心吗?一点都不开心,因为挣钱的永远是孟山都。
有个纪录片叫《苦涩的种子》,讲的就是印度农民在种子公司的诱骗之下,改种孟山都转基因棉花,却发现种子、化肥、农药一套下来,费用巨贵,产量也没有承诺的那么高,反而越种越入不敷出,很多农民因为无法偿还债务而自杀身亡。
孟山都的故事告诉我们两个道理。
第一:优秀种子的培育不是我们搞不出来,而是我们没去做。
第二:放任外国种子进中国,就是被人扼住喉咙。
道理我们都知道,中国农民和种子企业更知道,但为什么做不出来呢?
像白菜这种蔬菜,中国的研究是世界领先的,主要差在外来品种上,比如原产于地中海、非洲、美洲等的蔬菜,像番茄、马铃薯、黄瓜、辣椒、菠菜等等。
这些都是后传入中国的,我们的优质种源本来就不够丰富,再加上我们的收集保存工作落后,被人家越甩越远。
1995年之前,中国手握全球90%以上的野生大豆豆种,但美国却是大豆样本最多的国家。
中国,有蔬菜种源3.8万份,94%本土,6%国外。
美国,有蔬菜种源9.6万份,12%本土,88%国外。
我们曾经的问题就是,保护保护不到位,研发研发跟不上。
还有一个重要原因,资本层面和社会层面的不重视。
因为任何一个技术最终形成优势,一定要产业化,要全社会的共同投入,而不是光靠政府。
国内做种子的基本是小企业,或者科研单位,效率不高,动力不足,创新能力又弱又慢,基本就是搞拿来主义,研发出来的种子,都大差不差同质化严重,就在小范围种一种,没有和巨头对抗的实力。
国外种子企业公司,依靠技术的首要条件就是资本的投入,研发毕竟是个耗钱耗人事情,小企业没钱,将就将就一辈子也就过去了。
到了现在,国外的大型垄断企业已经形成了规模优势和技术领先,资本投入直接会带来巨大收益。
但普通的科研单位无论在资源、人才、效率上都有巨大的不足,因为他们大多是公益性事业单位,很难形成资本与研发优势,研发出的新品种,要通过种子企业才能产业化。
而国外不仅有百年技术沉淀,还是垄断化的巨无霸....所以,我们很多成果只停在论文期刊上,时间一长就锁进铁皮柜子了,再也没人问津。
而有钱的大企业,大资本,又嫌周期长,回本慢,不愿意投资生物农业行业。
依我说,巨头们把那些互联网买菜,什么小蓝车、小绿车、小黄车砸下去的几十、几百亿,拿去研发种子,估计早都坐收成果了。
可很显然,巨头们宁愿拿钱去砸见效更快的“流量明星”或“饭圈文化”,也不愿意投入长效的农业科技。
这种心态上,农业科技投入大,见效慢,尤其部分蔬菜水果种业上的研究,比国外落后的3代,需要长期的投入才能见效.....
在这一点上,不得不说袁隆平院士厉害,不仅仅是科学家,更是有战略的远见,早就把种子上升到与芯片一样的高度,真的了不起!
2017年,袁隆平题写了一幅字:种子是是农业科技的芯片。
因为他知道,未来的粮食行业,80%依赖于单产的提高,而单产增加的80%又源于良种的科技进步。
所以,毫无疑问的是,现在中国最强力的种子技术,就是杂交水稻,第三代杂交水稻亩产突破1000公斤,国际上遥遥领先。
不仅自给自足,还出口东南亚各国,这都是像袁隆平这样科学家的功劳。
近几年,我们已经逐渐夺回了自己的种子权,但餐桌上的食物千千万,我们过去百年落下的功课,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补上的。
要想 “赶英超美”,需要付出不小的努力。
国家已经在“十四五”规划里提出:要把种业作为农业科技攻关及农业农村现代化的重点任务,立志打一场种业翻身仗。
南繁硅谷就是国家的决心之一,国家的目标是2030年建成中国“农业硅谷”。
这个育种基地在海南三亚,有700多家科研单位与高校活跃,全国70%的农作物新品种都经过南繁,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玉米大王”李登海等一大批农业专家都这做过研究。
其实,中国的高新农业地区,不止南繁一个。
在中国西北咸阳,还有一个1997年成立的农业示范区:杨凌,它是中国唯一一个副省级的农业示范区区,一切事物自己管理,和西安市是平级。
中国的农业一直在发展,农业大学也很多,但还是那句话,光靠国家是不够的,现在社会关注明显不够,老百姓觉得种了一辈子地了,为什么子女还要去大学里学种地。
对很多人来说,农业大学从名字上就没有工业大学,财经大学高级上档次。
资本的关注就更加不够,种子研发哪有金融来钱快,哪有综艺节目捞钱快。
其实种子的研发并非我们认为的要花很多钱,拜耳一年的研发投入是17亿元,而中国最大的种子公司隆平高科才有4亿元。
这些钱对很多巨头来说真的不算多,如某企业去打网约车大战,4个月就烧了20亿。
如果这钱用来研发农业,怎么不比现在“三代忠良”强,当然,这个忠,可惜不是忠于中国.....
我想告诉他们的是,房子可以不住好的,车可以开差一点的,电视可以少看,但种子战争输了,可是要饿肚子的。
种子往小了说,关乎吃饭的问题,往大了说,关乎到一个国家能否独立生存。
无论从何种角度考虑,种子的主动权必须抓在自己手里。

责任编辑:万琳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报价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Copyright © 2016-2020 ibeifang.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大旗网络 
商务合作:139-4719-0357 蒙ICP备18006029号-1  营业执照  网址:www.ibeifang.com.cn 投稿邮箱:szj@ibeifang.com.cn
版权声明: i 北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 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违法和不良信息 暴恐音视频举报 电话:156-0471-1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