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i 北方网官方网站!
  • 登陆企业邮局
  • 返回首页
  • 加入收藏
  • 手机站
####.##.##
i北方网官方账号
当前位置:首页>岁月

有一种心疼叫做无法触摸

来源: 指闻内蒙古   发布时间:2021-11-02  浏览:3843  字体【 【关闭】
 

作者:曹轶男

翻看相册,爸爸的照片不断出现。

今天是第九天,我只能用回忆来和爸爸在心里对话。
音容笑貌犹在,距离已经远到天人永隔。
最后一次和爸爸见面是10月17号,那天我去给我老爸送东西,中午家里没电,煤气灶炒的白菜豆腐,锅上熥的馒头。
我进厨房爸爸在盛菜,没顾上抬头瞅我却嘴上一直说在这吃吧吃吧。
我站在爸爸的左后边看着他盛菜,他的侧脸如今定格在我的回忆里。
我看见他长了一根长长的眉毛,心里还想我老爸长了长寿眉了。
那顿饭我没在那吃,如今也成了一丝遗憾。
18号到23号每天老爸一个电话问孩子爸爸住院情况手术情况恢复情况,我还想爸爸怎么这么操心,小手术么。
爸爸却说是手术就是疼痛之灾。
进城后爸爸的喜怒哀乐都随着孩子变化,他常说的就是你们好我们老俩口才能好。
他的三个孩子家里事无巨细都牵动他的心。
有时候觉得他大惊小怪,可是今天,再也没有这份沉甸甸的牵挂了。
爸爸一生节俭,刚强,坚持,认真,不麻烦别人,他的离世也是如此的简单干脆,不仅没有只言片语,也没给我们添一丝一毫麻烦。
挥一挥手,真的没带走一片云彩。
甚至我们想哭嚎一下以寄哀思,都不能实现。
进城十五年今年是唯一一次在我家过的一个春节,每天下午,爸爸妈妈和我,坐在餐桌前,一壶茶,聊一聊我们小时候,聊一聊他们的过去。
他的心满意足都沁润在茶里。
这餐桌似乎还有他老人家的余温。
儿子小学初中,高中的头两年,中午都是在姥爷姥姥家吃午饭睡午觉,爸爸为我分担了六七年的忧愁。
孩子们远在外地,还不知道姥爷辞世,我曾试探问儿子可曾做梦了,他说梦见给姥姥姥爷打电话,没见人,却也没拨通。
九天了,爸爸是否安好,梦里也不曾一见,我们的思念我们的心疼,无处安放。
疼孩子一辈子的老父亲,你走的突然又匆匆,让我体会到有一种心疼是触摸不到的却疼的无法言说。

责任编辑:李斌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报价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Copyright © 2016-2020 ibeifang.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大旗网络 
商务合作:139-4719-0357 蒙ICP备18006029号-1  营业执照  网址:www.ibeifang.com.cn 投稿邮箱:szj@ibeifang.com.cn
版权声明: i 北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 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违法和不良信息 暴恐音视频举报 电话:156-0471-1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