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i 北方网官方网站!
  • 登陆企业邮局
  • 返回首页
  • 加入收藏
  • 手机站
####.##.##
i北方网官方账号
当前位置:首页>岁月

弹指挥间二十年

来源:原创  发布时间:2021-11-06  浏览:750  字体【 【关闭】
 

作者:曹轶男

那年大庆结束,适逢儿子暑假即将开学,趁有限的时间一家三口回趟老家。

赶在暑假期间一起回老家,想来还是第一次。

回老家之前姐姐电话给我,问我此行珍贵,可否有想见的人。

说实话,真的是有几个我极想见的人,一直以来基于各种原因没有达成心愿。

首先是时间因素,每次回家都是春节期间,离年傍近行程匆匆,亲故走走时间自然就没了。

其次是生活和工作的原因吧:初起求学大家都疲于奔命,自己的未来似乎也不掌握在自己的手里;接着是忙乎生计理顺工作结婚生子买房挣钱等等各种爬坡上山,喘息的机会都没有,每次回家都是在赶时间。

就在这忙的节奏中顾影自怜已是中年,白发丛生,拔毛如茹也无法在找回青春,我们又到了上有老下有小的时候,于是依然在忙着。

说实话,即便是忙着,想见他们的念头一直在一直在。

说起我相见的这几个人,有儿时的玩伴,有人生中的恩人,还有玩伴加恩人,真的是梦牵魂绕的人。

这还得从二十几年前说起,所以我今天的文章会非常长!

记得之前我写过《回忆我的女房东》,那算是我今天要写这篇的开头吧!

九十年代初,高考不第选择打工,租住在阴暗狭小的房子里(为了便宜,一个月一个人只交20块钱),人情世故什么也不会,生存的本领也没有多少,所以日子比较困顿。

但作为农家子弟能攀附一门亲戚到城里大厂子上班,当时也有好多羡慕我的人。

刚刚上班,爸爸给我买了一个大二八式的自行车,当爸爸把自行车推进我租住的院子时,我不是很高兴,因为我心里想的是爸爸会给我买一辆二六的彩色的小车子,爸爸当时说的话我记忆犹新:这个自行车能驮好多东西。

那个时候我是没有话语权的,我也不知道驮什么,这台车子承载着我差不多四五年的时光包括回家补习,也一直骑着它。

记得正月上班从家走,爸爸送我,带了几麻袋棒子瓤以便于让我生炉子做饭,劳累的爸爸躺在我的床铺上睡着了,我想家、想未来、想我的凄凄惶惶的生活,怕被爸爸听见我无声的哭着生炉子做饭,饭其实也是妈妈给我带的半成品。

见爸爸醒来赶紧止住哭擦干泪,父女俩吃饭,之后爸爸就回家了。

剩下孤独的我坐在只有一扇小窗能看见巴掌大一块天空的租住房子里一直哭。

现在想想其实当时就是在为自己没有曙光的将来在哭。

哭完之后,还得该干啥干啥。

日复一日的上班干活。

说干活其实也挺好笑,我不会和工长段长套近乎,也不会和机修工人说闲话,就一个人闷闷的坐着,活也领不上(计件工资)机器也分不上,当时又年轻没经验干啥都毛手毛脚,对谁也不设防,当一批活太多了老工人们没日没夜的干也忙不过来的时候,领导们就会想到我们这群新手,不管会不会干也不管有没有机器,反正喊你领活你就得领,规定的时间你必须交活而且我们当时干活是一件活截止到订货方拉走是终身负责制的。

没办法我们这些新手只能早来晚走打游击,哪台机器没人来先用哪台机器,来人再抱起活来走人,甚至用谁的机器人家会不高兴,你用了调成一个模式,人家还得再调回来。

就这么打游击不幸的事发生了,我给丢了一件活,当时我在的那个厂子生产的羊绒衫是供出口的,订货的都是老外,我们经常能看见老外来车间参观生产过程,九十年代初一件羊绒衫2000多,天呐,我赔也赔不起,要知道,曾经我领不上活连着三个月每月开50块钱的生活费,吃饭都成问题,经常到一个叔伯哥哥家蹭饭吃,次数多了于我自然就会有些许的不好意思,时间长了他们高兴与否我也不记得了,即便有不高兴这都是正常的事情,但是人穷志短,何况又穷又饿了。

曾经饿的中午又到哥哥家找饭吃,看着人们在吃饭让我一起吃吧,我也不好意思,就说自己吃了,来看会电视,当时电视演的是香港电视剧《火凤凰》。

我饿着看完,饿着回租住处。

饿着煮了口清水挂面,不过也非常香。

活丢了,我呆了,脑子空白了,没有想法了。

第一反应是和自己的师傅说这件事吧。

要知道赶制这一批活从梳毛到纺纱、从挡车到套口、从外缝到定型都忙得不亦乐乎。

怎么办!

我师父也阴沉着脸,她是业务能手,跟前的货堆成了一座小山。

到底姜还是老的辣!

师傅以最快的速度和她的几个老师傅朋友谈妥,把她们手头的活(一批活用的纱都是一样的)拆下来的纱以及缝制衣服领的纱攒起来都给我,这批活赶制的快差不多的时候我的纱还差那么一点点,师傅说这就得自己想办法了,听说挡车车间有一个你们老乡,自己去碰碰运气找她给你织吧,纱不够你也找她碰运气吧!

我诚惶诚恐的到了挡车车间,真是幸运!

两班倒的挡车车间那天居然就是我的这个老乡姐姐的班,我居然打听到她的车前,我结结巴巴的压过机器轰鸣的声音和她说了我是哪的人是啥原因找到她目前还缺啥还需要她帮忙给织这件衣服。

我如同等着判刑的犯人。

这个姐姐停下手里的活看看我拿过我皱皱巴巴的接的到处是线疙瘩的羊绒线团(也叫纱),简单地说了一句简单的话:放这吧,你等着去吧!

差不多这批活快接近尾声的时候,工长段长催我催的已经急了的时候,我的活交不上就会影响整个车间交活的时间,我也心急如焚的时候,挡车姐姐用白围裙藏着这件藏蓝色的活猫着腰在机器轰鸣的套口车间寻找着我,我惊觉得站起来,没有说出一句话,姐姐把活交到我的手上飘然而去。

我们一句交流也没有。

接下来师傅以最快的速度帮我完成了我的任务(我没有机器),裁剪上领质检交货!

段长大白眼已经变成了大红眼,车间主任已经快要找我谈话了,我如释重负。

我的文章写到这,才回到我今天想写的文章的主题上来。

就是这被丢的一件活和我一直想见的这些人之间有了联系。

话还得要从头说起。

打工的辛苦困顿煎熬无奈让我有些麻木了。

记得那是打工第二年的夏天高考 ,我以一个上班人的身份到考点宿舍去看了看我的闺蜜,也是我的同学、发小,同时两个人也分别是我的一个外甥女和一个侄女,农村各村之间人们都有亲属关系。

其实我不记得我说了啥话,闺蜜说我说了一句想回去念书,想来当时我说了这话也无非就是一句玩笑,一句闲磕,因为我并没有一丝一毫想回去念书的想法。

人的命运有时就是一句话就能改变。

我的闺蜜、发小也是侄女和外甥女高考结束回到老家碰见了我的爸爸,说了一路话就把我说的想回去念书的玩笑话给我爸爸打趣着就说了。

爸爸居然叫上已经上了大学的姐姐到我租住的地方卷起我的行李让我回家读书。

我的无意闲话又一次把我推到了一个两难的境地。

扔了两年,去哪里补习?

还会吗?

能考上吗?

怎么办?

继续打工未来没有曙光,回去补习前途一片迷茫还失去了在这个大名鼎鼎的厂子继续看似风光的工作。

挣扎挣扎挣扎!

现在想想爸爸妈妈骨子里还是想让我走上学出人头地这条路的,只是一直以来纠结于我的执拗不知道怎样安排我的道路,他们不敢赌所以不敢决断,就是这句无心的闲话给了爸爸妈妈决断的勇气。

去哪补呢?

姐姐想了想找了她曾经就读的学校和她关系非常好的老师,老师的爱人是教导主任,在我没有成绩的情况下,收了部分补习学费,我的补习生涯开始了,教我数学的就是姐姐的英语老师的爱人,三年时间我的数学从一穷二白到考试的时候能达到120分左右。

第一年回去补习迷茫彷徨无助空虚,我的第一位语文老师和历史老师是新毕业的,记得语文第一篇作文我就把自己的所想所忧写进文章里,语文老师给我的批语是:没有过不去的桥。

我足足偷着哭了好几天。

就是这句话让我坚定了信心,从无到有的学习不就是需要下功夫克服困难嘛,干吧,已经没有退路了,这座桥我必须自己搭自己建再自己过。

就这样耗时三年,通过上学这条路才有了今天的我。

再说说我想见的这几个人吧!

羊绒衫厂帮我补齐所丢衣服的那个姐姐是收留我从新进入学校的两位夫妻老师中妻子的亲妹妹, 只是我从厂子离开得太匆忙,没顾上和她道别,甚至她已经不记得我,这个姐姐和收留我念书把我数学提高的老师夫妻是我一辈子的恩人。

把我的玩笑话传递给我的爸爸继而重新上学改变命运的两个闺蜜是我的玩伴加恩人。

语文老师和历史老师早已经是恩爱的一对夫妻,他们在我迷茫的时候的一句话让我有力量为我的命运奋斗,尤其难忘语文老师每晚都会给我们读一篇《读者》上的美文。

另外两个也是我的闺蜜玩伴发小同桌,在我人生中都曾经陪伴着我。

只是在忙于奔命的那些日子他们缺席于我的真实生活,却不缺席于我的精神世界。

就在这个暑假,我们聚到一起,见到他们我回想当年不禁泪水滂沱,二十年,弹指间却漫长的刚刚能坐在一起聊天。

不过正是因为这二十年的各种磨砺历练、经历经验的沉淀才有如此多的感悟感受和感慨。

他们现在都是人类精神的医者,还有一位是身体的医者,仓皇之间都已经是人到中年,“好像四十以前不过是几出配戏,好戏都在后面”,愿我们在后面的戏中依然能够做一回观戏的人,把酒,小聚,常忆常新,直到白发苍苍。
我的老父亲在我的配戏里一直在。 

责任编辑:杨青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报价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Copyright © 2016-2020 ibeifang.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大旗网络 
商务合作:139-4719-0357 蒙ICP备18006029号-1  营业执照  网址:www.ibeifang.com.cn 投稿邮箱:szj@ibeifang.com.cn
版权声明: i 北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 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违法和不良信息 暴恐音视频举报 电话:156-0471-1144